篡改草甘膦报告,国际癌症研究机构麻烦大了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03 18:13:57    次浏览   


     
      篡改草甘膦报告,国际癌症研究机构麻烦大了
     本报记者 马爱平
     “作为科学工作者,我首先关心的是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草甘膦报告中最终版本对初稿的改动本身。从相关报道来看,该报告是靠不住的,出具该报告的工作组存在严重的违背科学规范的行为。”10月27日,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姜韬所说的IARC,近期陷入了篡改科学报告的丑闻。10月19日,路透社调查报道称,IARC在对全球广受欢迎的除草剂草甘膦进行评估时,对草甘膦评估报告初稿的关键章节做了明显修改和删除。
     接着,福布斯科技频道发布文章指出:大量证据指向IARC的惊天丑闻——在对草甘膦的评估中,IARC草甘膦项目工作组故意篡改了其评估报告,通过删除或修改证据等手段,支持其预设的、具有偏见的评估结论。
     “IARC不是政府监管机构,其评估过程不透明,我们此前就指出过IARC在草甘膦评估过程中,是片面地、选择性地参考了一部分文献, 其结论是错误的。实际上,草甘膦的安全性受到全球主要监管机构的肯定。”孟山都公司亚洲及非洲区企业事务总监兼孟山都中国总裁高勇博士说。
     “有可能致癌”是怎么得出来的
     “假如草甘膦致癌,那么下一步谁先揭示致癌机理,就是重大成果;然而研究并没有草甘膦致癌的进一步阳性结果,也基本就不是真的。”姜韬说,一个新颖的结果,一定会有积极的跟进;假如不仅没有同行的跟进研究,连发现者自己也离开这个研究方向,那就基本可以断定这个结果是靠不住的。
     IARC的草甘膦报告工作组分为三个小组,分别就人类流行病学、动物实验证据、致癌机理的实验室研究三个方面的证据对草甘膦的致癌可能进行评估。
     这个结论来源于2016年8月,统计学家Robert Tarone在欧洲癌症预防杂志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谈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把草甘膦分类为一个可能的人类致癌物”。
     姜韬介绍,Robert Tarone在文章中指出,草甘膦报告在动物实验部分强调阳性结果,但明显地忽略阴性结果,同时还使用不恰当的统计方式,给出了所谓草甘膦导致啮齿目动物癌症的

更多

上一页: 细菌性阴道炎怎么调养比较好    下一页:植入设备:小芯片,大未来